多倫多

溫哥華

2018年12月12日 星期三

星座運程

實用鏈接

下一個即將鋪天蓋地的“流行色”是什麼?
AAA

8/1/2018 12:27:31 PM

粉色指甲、粉色濾鏡、粉色火烈鳥氣墊床、粉色咖啡館……被千篇一律的千禧粉(Millennial Pink)憋得喘不過氣的你,終於可以大口呼吸了。發現了沒有?那一抹在衣服、配飾、家居、電影等各個層面統治我們生活的千禧粉,正漸漸陷入沈寂。

 

流行本來就很殘酷,加上社交媒體從中“興風作浪”,新舊更替像被按下了成倍加速播放的進度條。五年前還在享受滿座尖叫聲的偶像,也許今年演唱會門票已經滯銷;買不到全球斷貨的It bag?別急,過個兩季總會被運進打折村的。

 

正因如此,關於“下一個It color到底是什麽”的猜想,正在急劇升溫和發酵,不想等它正式刷屏了,再被潮流趕著走?現在就率先了解一番。

 

Neo Mint 低欲望薄荷色 

 

 

根據線上零售商與社交媒體提供的大數據,每年定期預測流行趨勢的機構WGSN認為:2020年,近似於薄荷色的新色彩Neo Mint會大面積流行起來。WGSN的預測不可忽視,畢竟在2011年,是他們最先發現了千禧粉的存在,並將之列為重點流行色系的。

 

Chanel 2018 春夏系列中的PVC托特包

 

設計師Alessandro Michele為了配合Gucci 2018秋冬系列“Cyborg”(半機械人)的主題,把秀場布置成了一間手術室,墻壁主色調正是這種Neo Mint。

 

“性冷淡”早已不再新鮮,卻也絲毫沒有過時的勢頭,這一抹說愉悅也愉悅、說喪也喪,乍看之下辨別不出喜怒哀樂的Neo Mint,和大街上一張張年輕而又波瀾不驚的撲克臉,實在挺吻合。

 

Z世代黃色Gen  Z Yellow

 

 

“Gen Z”是“Generation Z”的縮寫,意指出生在1990年和2000年之間的人。這種顏色的名稱,最早則是由Man Repeller的編輯Haley Nahman提出的。簡單來說,Z世代黃是一種比嬌艷刺眼的明黃色更細膩豐富,卻又比低調敦厚的大地色活潑熱烈一點的中間色。

除了時尚弄潮兒們樂此不疲地穿Z世代黃色,以才華著稱的意見領袖們也沒有置身事外,比如自編自導《Lady Bird》的女導演Greta Gerwig,今年在奧斯卡典禮上所穿禮服便是Z世代黃色的。

 

 

 

這種顏色的出身並不討喜,在歷史上代表著流浪者、外來者、惡棍,甚至是怪物。在中世紀的西班牙,人們讓非基督徒穿黃色。而在意大利,犯罪題材的故事被稱為Giallo,這恰恰也是意大利語中的“黃色”。同時,想把這一抹Z世代黃色運用得好也不容易。膚色淺的人穿上它,會有顯得蒼白病態的危險,膚色深的人穿上它,也無法被襯托得比較白。

 

戲精專用紫 Melodramatic Purple

這一切要追溯到去年夏天的MTV頒獎禮。新西蘭女歌手Lorde穿了一條下擺布滿羽毛的禮服裙,艷驚四座。這條裙子的顏色被《NEW YORK》雜誌形容為“Melodramatic Purple”,這個詞由此誕生。

 

如果硬要形容“戲精紫”的組成,它像是在紫色中混入了一股灰白色,所以飽和度大大降低,既承襲了傳統紫色那種烈有力的戲劇張力,同時又不至於太過濃艷。
傳統的紫色無論是從花草植物的角度來看,還是電影和繪畫的配色來看,都包含著悲傷的含義,而這種全新的紫色則沒有絕對的情緒指向,既可以代表快樂,也可以詮釋悲傷,如此一來,用武之地當然更多一些。
它有點像“千禧粉”的延續和升級:從一個單純洋溢著復古甜蜜氣質的小女孩,漸漸長成了一個喜怒無常的青少年。

不論如何,我們唯一的忠告是:你如果真的喜歡一個色彩,此刻就毫不猶豫地去擁抱它、使用它、和它多多相處,畢竟,等到它大肆席卷了你生活周遭的一切,就是你和它說再見的時候了。

 

來源:新浪時尚

 

本文僅為作者善意傳播信息之目的,並非本網站之立場,用戶請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。若發現文章出現問題,請聯絡我們。

最新文章

相關文章